专家:经济运行总体在合理区间 逆周期政策力度需加大

?

整体经济运行处于合理范围,需要增加反周期政策

几天前,国家统计局公布了7月份的经济数据。总的来说,国民经济在合理的范围内运作。但是,当前外部环境严峻复杂,内外需求正在减弱,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不牢固。需要采取反周期调整政策,以促进需求改善和就业稳定,并确保经济在合理范围内运作。刘学智

主要经济指标回落

第三季度经济下行压力增加

6月份,宏观数据普遍表现为季末回升。主要经济指标在7月份的高点之后下跌是正常的。工业增加值,消费和投资增长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然而,部分指标大幅回落,超出预期,表明国内需求疲软的压力已大幅增加。

目前,国际环境正变得越来越严峻,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将会增加。在下半年,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可能会下降,外部需求减弱的风险将会增加。受国内外需求疲软影响,中国经济增长可能在第三季度继续放缓,经济增速可能略低于上半年。

工业增加值增速回落,生产势头减弱。 7月份,工业增加值增长率下降至4.8%,比上月下降1.5个百分点,为1992年以来的单月最低值(不包括春节的波动)。 6月份,工业增加值显示出季节末的好转特征。根据最近的经验,7月份的下降是正常的。由于跌幅很大,超出市场预期,生产动能明显减弱。 7月份的高频数据显示,生产形势不佳,全国煤炭综合价格指数下跌,重工业和轻工业领先指标走弱。全国许多地方都出现高温天气和大雨,对工业生产有一定影响。六大发电集团日均煤耗逐步增加,月产量平均为645,000吨/日。发电煤耗的增加与天气的热量有关,更多地反映了国内用电量的增加。

在主要工业类别中,采矿业增加值的增长率为6.6%,相对较高。过去几年的减产导致采掘业基数较低,目前处于恢复性增长期。制造业增加值增长率相对较低,同比增长4.5%。特别是,纺织业增加值的增长率仅为1.2%。制造业受外部需求波动和贸易摩擦的影响较大,这是产业增加值影响的重要原因。

汽车,切割机床和手机的产量增加负增长。 7月份的增长率分别为-11.5%,-17.4%和-4.5%。高科技制造业增加值增长6.6%,增长速度相对较快,但增速放缓。从1月到7月,工业增加值增长了5.8%。在内外需求疲软的压力下,预计今年工业增加值增速将低于6%。

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小幅下滑,投资势头放缓。 1 - 7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7%,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其中,民营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4%,下降0.3个百分点。一方面,受天气影响,七月是建筑工地生产的淡季;另一方面,它表明市场需求正在减弱,投资活动正在放缓。从高频主要钢材价格来看,7月份不同钢材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螺纹钢价格从7月初的4,140元/吨下跌至月末的3,840元/吨。镀锌卷,热轧卷和长材的价格均有所下降。全国水泥综合价格指数7月份下跌,月底为143.8点。整体投资形势减弱,上游工业产品投资需求下降。

自年初以来,已采取多项对策来推动基础设施建设,但目前效果不明显。 1 - 7月基础设施投资增长3.8%,比上月下降0.3个百分点,为年内最低增速。由于基础设施投资基数较大,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效用已经减弱,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限制了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的增长。今年,特别债务规模扩大,特殊债券被允许用作合格项目资金。增加对基础设施特殊债券的支持有助于基础设施投资的反弹。为了控制隐性债务,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依法加强PPP项目的投资和建设管理,再次规范PPP项目,对基础设施投资产生一定的影响。基础设施投资预计将在下半年回升,但范围有限。

1 - 7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0.6%,增速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它在过去三个月逐渐放缓,仍然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在“留住而不投机”的总体政策下,遏制房地产泡沫是一个重要目标,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增长率有望下降。

政治局会议呼吁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未来房地产投资的增长率将继续下降。制造业投资增长3.3%,比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呈低水平,增长势头略有增加。内部和外部需求不足导致企业投资预期较弱,年增长率不会太高。

受汽车消费大幅下滑影响,消费增长明显下滑,但消费需求保持相对稳定。 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6%,增幅比上月回落2.2个百分点。

影响消费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汽车消费大幅下降。不包括汽车的消费增长了8.8%,增长势头良好。 6月份,汽车经销商增加了“国五”车型的清关,促使当月汽车消费增长率高达17.2%。 7月份以后,“国六”机动车排放标准正式实施,汽车消费大幅放缓。同比增长率大幅下降至-2.6%,较上月下降19.8个百分点。从1月到7月,消费量增加了8.3%。整体运作相对稳定。预计全年将保持8%左右的增长,这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反周期调整强度

需要适度增加

7月份的经济指标反映出需求疲软,压力增大,生产动能减弱,以及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宏观经济政策需要增加反周期调整。

应加强积极的财政政策,以提高效率。一方面,我们将继续实施减税减税政策。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减轻财政收入和支出的压力。我们将把它们转移到预算稳定基金,安排地方国有企业支付利润,清理和振兴。股票财务资源。由于7月份信贷增长放缓超过预期,贷款整体放缓表明经济可能放缓。

货币政策应该继续被边缘化,保持合理和充足的流动性,并专注于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来支持私营企业提高市场信心。有必要增加目标减排的强度,并在适当时考虑全面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但是,要保持稳定发展,一定不要淹水,必须坚决遏制房地产投机。

(作者是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

主编: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