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升级:被迫踏入战场的中世纪民兵

  

  在欧洲中世纪的,每个阶层都被相应的义务所束缚,其中军役又是最重要的一项。在封建制刚刚建立的时期,理想化的兵役只是贵族和部分自由人所需承担,大多数农民和市民都只需要负责提供给养和维护城墙。但随着战争的规模、烈度、频率和时间上涨,最终连农奴都不得不开始负担兵役。

  以封建制度并不非常发达的英国为例。1181年亨利二世发布军事敕令,只要求那些符合一定财产资格的自由人才有军事义务。但到了1225年,他颁布了另一份令状就特意提到了某些被免除兵役人群。其中居然还包括部分农奴,这显然说明已经有很多农奴也被迫入伍参战。短短几年内的部队征兵对象扩大,也反应了那个时代的总体趋势。

  

  中世纪前期 民兵的武装体系中地位非常低下

  1285年,英王爱德华一世又发布了《温切斯特法令》,明确规定广大农民都在王室征兵官的管辖范围。从此以后,兵役对农民们来说就成了家常便饭。尤其是在对威尔士的漫长征服战争,更只规定是征召靠近威尔士边疆的几个郡农民为主。至于对苏格兰的战争,就征召特伦特河以北的诸郡农民参军。到了后来的爱德华三世统治时期,英国王室更是从全英格兰范围内征召16-60岁男子,以便满足同时在苏格兰和欧陆开战的需求。

  为了确保兵员的顺利征召,各国都开始建立征兵册。法国早在1194年就建立了征兵册,并规定各分区应提供的兵员数量。征兵官们带着国王下达的令状,分散到每个村庄和城镇。再根据征兵册找到最强壮、最适合打仗的那部分人。在1335年的雷普地区,征兵册记录了9个百户区的751个兵役人选。他们被按照百人规模组成连队,往下又分成20人组成的分队。最终,一共有400人应征。其中200人携带十字弓,另200人则携带着刀、棒、钩镰、长矛等近战武器。

  

  除了弩手 很多普通民兵的武器杂乱而水平欠佳

  与大部分人的刻板印象不同,中世纪农民被征召时也可以领取固定军饷的。但他们的收入往往也是全军最低,经常服役1年的军饷,还比不上买匹好马的所需价格。一般情况下,英国农民每天可以领到2-3个便士的补贴。这些钱也是按入伍后的时间计算,不必等到本人抵达战场后才开始。国王为了吸引兵员并促使他们留在军队,往往会给予额外的赏赐,有时甚至会提前支付军饷。

  长此以往,民兵们的武器也渐渐不用自费,转由地方官或国王提供。这些装备都不是昂贵的高级货色,但相比临时工的杂乱配置来说,已经更加专业有效。1295年的图卢兹就留下一份文件,记载了1000名步兵的装备采购情况。地方官员给每个士兵都购买了上衣、头盔、护喉、十字弓、箭簇和箭筒,单套装备就需要34便士。

  

  战争技术的发展 让民兵的装备也日益昂贵

  军队制服也是在这个时代有了雏形。在1340年的图尔奈城,菲利普六世就为自己招募的2000名步兵提供了统一的服饰。同时期的威尔士北部,士兵们也常穿着绿色和白色的制服。那些在大陆上同法军作战的同行,也在衣服上绣有代表圣乔治的红色十字,以便同自己的敌人相区分。

  但大部分民兵的参军热情和战斗意志都不是很高。最主要原因是对死亡的恐惧。其次则是因为中世纪的农民的生活范围非常狭小,大部分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到距离家乡数十公里外的地方。但中世纪末期的战争,往往要求士兵们远赴异国他乡。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城市居民身上。他们往往在守护地区利益时表现出色,然后在距离较远的战场上一触即溃。

  

  英格兰的地方民团 是最适合远征作战的民兵

  征兵官往往要征召最强壮的人入伍,这对每个家庭都是非常严重的损失。如果死在战场上,亲人逝去带来的伤痛暂且不谈,很多农奴的妻子会因为丈夫的死而失去赖以生存的份地。因此,征兵官们最后能征集到的兵员总是不足要求的50%或者34。许多人会冒着违法的风险,采取种种措施来逃避兵役。包括贿赂领主、庄头和地方法庭。只有那些无法凑足金钱的赤贫阶层,才会被迫选择走上战场。

  因此,即便征兵官把农民们带到战场,不出几日就会出现大批的逃兵。爱德华一世就曾经命令过各郡的郡守,让他们防范那些领了他的钱,却又狡诈溜回家的人。

  

  欧洲社会的变迁 也迫使部分民兵走向职业化

  爱德华二世在1300年讨伐苏格兰。根据战争前下达的命令,在6月24日这天应该有人在通往爱丁堡的必经之路上聚集。但直到7月1日,也总共只有3500人到达。英军的步兵最多时只达到7600人,之后还一直下降。到了8月,留在国王身边的人不足3000。有部分人无疑是战死了,但大部分人都是做了逃兵。根据记载,有的军官仍待在军中,但他们手下已空无一人。

  爱德华三世于1341年制定了一种契约制度,并迅速在欧洲传播,成为欧洲各国通用的做法。国王与军官们签约,军官们要在特定的时间地点为国王提供合约规定的军队。合约规定了服役期限、军饷数量和责任与权利。大部分通过这种方式参军的人都是出于自愿。但传统的征召方式仍旧在实行,兵员也照旧不足。所以国王们总是依靠雇佣兵,甚至被迫赦免那些愿意服兵役的罪犯或是亡命之徒。

  

  近代早期的雇佣兵和常备军 都脱胎于中世纪民团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原因是中世纪后期的军饷对普通人吸引力下降。尤其在黑死病造成劳动力短缺后,雇工的收入就要远远超过普通士兵的军饷。哪怕是受雇在别人田里劳作的无地农民,其日薪也往往不低于军饷。

  不过,这反过来也促成了开价更高的雇佣军出现,并对他们的专业技能提出了更高要求。这些新兴的军事团体,也就在文艺复兴时代升级为很多君主的武力核心,并最终催生出近现代的常备军制度。

  

  

  在欧洲中世纪的,每个阶层都被相应的义务所束缚,其中军役又是最重要的一项。在封建制刚刚建立的时期,理想化的兵役只是贵族和部分自由人所需承担,大多数农民和市民都只需要负责提供给养和维护城墙。但随着战争的规模、烈度、频率和时间上涨,最终连农奴都不得不开始负担兵役。

  以封建制度并不非常发达的英国为例。1181年亨利二世发布军事敕令,只要求那些符合一定财产资格的自由人才有军事义务。但到了1225年,他颁布了另一份令状就特意提到了某些被免除兵役人群。其中居然还包括部分农奴,这显然说明已经有很多农奴也被迫入伍参战。短短几年内的部队征兵对象扩大,也反应了那个时代的总体趋势。

  

  中世纪前期 民兵的武装体系中地位非常低下

  1285年,英王爱德华一世又发布了《温切斯特法令》,明确规定广大农民都在王室征兵官的管辖范围。从此以后,兵役对农民们来说就成了家常便饭。尤其是在对威尔士的漫长征服战争,更只规定是征召靠近威尔士边疆的几个郡农民为主。至于对苏格兰的战争,就征召特伦特河以北的诸郡农民参军。到了后来的爱德华三世统治时期,英国王室更是从全英格兰范围内征召16-60岁男子,以便满足同时在苏格兰和欧陆开战的需求。

  为了确保兵员的顺利征召,各国都开始建立征兵册。法国早在1194年就建立了征兵册,并规定各分区应提供的兵员数量。征兵官们带着国王下达的令状,分散到每个村庄和城镇。再根据征兵册找到最强壮、最适合打仗的那部分人。在1335年的雷普地区,征兵册记录了9个百户区的751个兵役人选。他们被按照百人规模组成连队,往下又分成20人组成的分队。最终,一共有400人应征。其中200人携带十字弓,另200人则携带着刀、棒、钩镰、长矛等近战武器。

  

  除了弩手 很多普通民兵的武器杂乱而水平欠佳

  与大部分人的刻板印象不同,中世纪农民被征召时也可以领取固定军饷的。但他们的收入往往也是全军最低,经常服役1年的军饷,还比不上买匹好马的所需价格。一般情况下,英国农民每天可以领到2-3个便士的补贴。这些钱也是按入伍后的时间计算,不必等到本人抵达战场后才开始。国王为了吸引兵员并促使他们留在军队,往往会给予额外的赏赐,有时甚至会提前支付军饷。

  长此以往,民兵们的武器也渐渐不用自费,转由地方官或国王提供。这些装备都不是昂贵的高级货色,但相比临时工的杂乱配置来说,已经更加专业有效。1295年的图卢兹就留下一份文件,记载了1000名步兵的装备采购情况。地方官员给每个士兵都购买了上衣、头盔、护喉、十字弓、箭簇和箭筒,单套装备就需要34便士。

  

  战争技术的发展 让民兵的装备也日益昂贵

  军队制服也是在这个时代有了雏形。在1340年的图尔奈城,菲利普六世就为自己招募的2000名步兵提供了统一的服饰。同时期的威尔士北部,士兵们也常穿着绿色和白色的制服。那些在大陆上同法军作战的同行,也在衣服上绣有代表圣乔治的红色十字,以便同自己的敌人相区分。

  但大部分民兵的参军热情和战斗意志都不是很高。最主要原因是对死亡的恐惧。其次则是因为中世纪的农民的生活范围非常狭小,大部分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到距离家乡数十公里外的地方。但中世纪末期的战争,往往要求士兵们远赴异国他乡。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城市居民身上。他们往往在守护地区利益时表现出色,然后在距离较远的战场上一触即溃。

  

  英格兰的地方民团 是最适合远征作战的民兵

  征兵官往往要征召最强壮的人入伍,这对每个家庭都是非常严重的损失。如果死在战场上,亲人逝去带来的伤痛暂且不谈,很多农奴的妻子会因为丈夫的死而失去赖以生存的份地。因此,征兵官们最后能征集到的兵员总是不足要求的50%或者34。许多人会冒着违法的风险,采取种种措施来逃避兵役。包括贿赂领主、庄头和地方法庭。只有那些无法凑足金钱的赤贫阶层,才会被迫选择走上战场。

  因此,即便征兵官把农民们带到战场,不出几日就会出现大批的逃兵。爱德华一世就曾经命令过各郡的郡守,让他们防范那些领了他的钱,却又狡诈溜回家的人。

  

  欧洲社会的变迁 也迫使部分民兵走向职业化

  爱德华二世在1300年讨伐苏格兰。根据战争前下达的命令,在6月24日这天应该有人在通往爱丁堡的必经之路上聚集。但直到7月1日,也总共只有3500人到达。英军的步兵最多时只达到7600人,之后还一直下降。到了8月,留在国王身边的人不足3000。有部分人无疑是战死了,但大部分人都是做了逃兵。根据记载,有的军官仍待在军中,但他们手下已空无一人。

  爱德华三世于1341年制定了一种契约制度,并迅速在欧洲传播,成为欧洲各国通用的做法。国王与军官们签约,军官们要在特定的时间地点为国王提供合约规定的军队。合约规定了服役期限、军饷数量和责任与权利。大部分通过这种方式参军的人都是出于自愿。但传统的征召方式仍旧在实行,兵员也照旧不足。所以国王们总是依靠雇佣兵,甚至被迫赦免那些愿意服兵役的罪犯或是亡命之徒。

  

  近代早期的雇佣兵和常备军 都脱胎于中世纪民团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原因是中世纪后期的军饷对普通人吸引力下降。尤其在黑死病造成劳动力短缺后,雇工的收入就要远远超过普通士兵的军饷。哪怕是受雇在别人田里劳作的无地农民,其日薪也往往不低于军饷。

  不过,这反过来也促成了开价更高的雇佣军出现,并对他们的专业技能提出了更高要求。这些新兴的军事团体,也就在文艺复兴时代升级为很多君主的武力核心,并最终催生出近现代的常备军制度。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