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她去公司面试被刷掉,帮助了个老人,却被意外的录取了

  feb700004ad78c909a09

  “快走!赶紧走!这儿不是你参观的地方,快走,别怪我不客气!”

  粗暴的声音传来,宁馨儿下意识的转过头,门口的两个保安正在推搡着一个老头儿,老头儿一身休闲打扮,泛白的双鬓被梳理的光滑整齐,虽然有些佝偻,但还是显得整个人神彩奕奕。

  老头儿温和的解释,却被保安一把推倒在地上。“快走!再不走,一会儿我们老总来了……”保安还在粗暴的呵斥着老人,老人跌坐在地上。

  看到这里,她不禁有些恼怒,快步跑过去扶起老人。“老伯,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姑娘,我没事儿,谢谢你啊!”老人站起来,理了理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微笑着对她点头。抬起头的时候却瞥见她手中的简历,他貌似不经意的开口:“姑娘,也来应聘啊?”

  “对呀,老伯,您来这儿有事吗?”宁馨儿见老人热情的问自己,心情不禁大好,

  语气轻快的回答了他。

  “我来找我孙子,姑娘,通过面试了吗?”老人关切的声音,带着慈祥的笑容看着她。

  “没有通过呢,老伯,需要我帮忙吗?”她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尽力不让自己求职失败的样子展现出来。

  “他马上就出来,我给他打个电话就行了。”老人依旧笑眯眯的盯着她,即使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上了痕迹,但是整个人气度不凡,宁馨儿从老人的举止就可以看出来。

  “那行,老伯,那我先走一步了。”

  “好的,姑娘,可别灰心丧气啊,说不定幸运之神马上就降临了。”老人鼓励性的话语,让她的心里一暖,她给了老人一个微笑算作回答,便走了出去。

  “是小张吗?今天是不是有个姓宁的姑娘来面试啊,对,就是宁馨儿,一会儿给她打电话,通知她明天上班啊,好的,就这样。”老人从容不迫的挂完电话,再次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

  “陆总,董事长让我通知宁馨儿明天来上班。”正在主持面试的小张看到陆墨宸从楼上下来,便迅速的跑过去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他。

  “知道了,你继续!”陆墨宸点了一下头便走了出去,宁馨儿如何认识老头子的,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他心里嘀咕着,就看见站在公司门口一脸盛怒的陆炳容。

  “董事长,您怎么来了?……”他快步迎上去。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老头子的眼神噎了回去。“看你找的好员工,这么没礼貌,这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天逸集团?”

  老头子一脸怒气的看向门口的两个保安,那两个保安在听见陆墨宸的那句董事长的时候,早已经两腿发软,战战兢兢的等待处置。

  陆墨宸顺着老头子的目光看过去,两个缩成一团的人满脸惊恐的盯着他。

  “明天不用来了,还有,谁负责招你们的?都给我消失!”陆墨宸愤怒的吼了一声,快步随着陆炳容走进了公司。

  傍晚的夕阳,像是鲜红的血盛开出大朵大朵的花,晕染在天空下,夕阳昏黄的余辉透过巨大的雕花玻璃窗,在地上泛出一层暗色的光芒。

  宁馨儿赤着脚坐在阳台上,盯着窗台上的一盆盛开的绿萝出神。

  明天早上就要去上班,可是她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她从来没想过,当她再次碰见程立的时候该做何反应,然而生活仿佛是刻意同她开玩笑,她鼓起勇气去程立的住所,本来想拿回自己的东西的,可是当程立和别的女人正交缠在那张她亲自挑选的大床上的时候,她仿佛听见自己心脏停滞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她恶毒的希望眼前的这对狗男女能彻底消失在她的面前。

  最终她却只是平静的收拾自己的东西,不理会身后此起彼伏的兴奋声。然后拖着行李回到林雪的房子。

  或许明天是一个新的开始。

  再次站在天逸集团33层的大楼下,宁馨儿盯着装饰辉煌的旋转玻璃门,暗暗握了握拳头,然后昂首挺胸的走进公司大门。新买的高跟鞋让她极其不舒服,紧紧包裹着臀部的职业套裙几乎让她迈不开腿。

  她别扭的走着,努力保持自己身形的平衡,然而高跟鞋仿佛是刻意和她作对,在她还没有来的及走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猛然一个趔趄,整个人华丽丽的爬倒在地上,周围响起此起彼伏的哄笑声,她能感觉到自己滚烫的脸颊可以煮熟一个鸡蛋,尴尬的刚刚准备爬起来。

  一双埕亮的皮鞋停在自己眼前,她猛然抬起头,眼前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