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望舒自杀威胁,换来雨巷姑娘几句承诺,最终却败给了推销员

  没有人知道,爱情里最好的状态应该是怎样的。

  爱一个人就像掌中握沙,太紧或太松都会失去。而爱情,说到底是两个人的事情,要么就互相享受,要么就相互折磨。

  “雨巷诗人”戴望舒,写了半生情诗,却到死也参不透这男女情爱。

  8d14b2f6f21076048ac9b8fabc1855a9.jpeg

  一、你是我的“丁香姑娘”,你是我一生的阴霾

  1905年,戴望舒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但出生平凡并没有导致他鼠目寸光。戴望舒好学、勤学,也很聪明,尤其擅长语言和诗歌的创作。30年代初,因为其诗歌独具一格被称为现代诗派“诗坛领袖”。

  1922年,戴望舒与好友张天翼、施蛰存、叶秋源等人成立“兰舍”,在此期间,他遇到了那个影响他一生诗歌创作的女人——施绛年,她是他的初恋,也是至交好友施蛰存的妹妹。

  8da4668db3e19cd3f06a0666c6b03fee.jpeg

  施绛年开朗活泼、敢爱敢恨,个性鲜明的她闯进了戴望舒原本波澜不惊的生活。他爱上了她,戴望舒看着镜子里的脸,幼时一场天花夺走了他光滑的皮肤,同时也掠走了他的自信。他爱却不敢言,这段可望不可即的距离,折磨着他。

  暗恋虽苦,戴望舒也变得更加努力。他把对施绛年绵绵的情意揉进诗歌里,一首《雨巷》让他在一夜之间爆红文坛,这巨大的反响给了他自信,他有了光芒,他以为,施绛年能看见他的才华。

  6393f78ec7ff6c4c3fa889e9b20cdc60.jpeg

  他终于还是说了,戴望舒渴望着施绛年的回应,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拒绝。这段自我纠缠的单恋,眼看着快要结束,最后却演变成更铭心的痛苦。戴望舒一封接着一封的情书寄给施绛年,向她诉说自己的相似柔肠、满怀爱恋,换来的都是拒绝和厌恶。

  施绛年看不上他,戴望舒懊恼,愤怒。偏激的他选择了最错误的方式去证明自己对施绛年的感情——自杀。

  39793dc1ad37ec087eb1bb90144c6e82.jpeg

  也许在戴望舒眼里,为爱自杀是一件伟大的事情;可是在施绛年眼里,这无疑是赤裸裸的胁迫,不爱竟成了罪人,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二人的订婚典礼弄得很隆重,戴望舒满心欢喜,以为终于抱得美人归。订婚后,施绛年以为保证二人婚后生活无忧为由要求戴望舒出国留学。

  第二年,戴望舒告别施绛年,应约前去法国留学。并不富裕的戴望舒在国外的生活很艰难,高昂的学费、穷困窘迫的生活迫使戴望舒不得不用尽所有时间来翻译书籍,以此解决经济上的困难。

  f5fad56d85d7116d76ce9ecbc768b0a9.jpeg

  戴望舒曾经无数次想回到祖国,想要告别那种沦为金钱机器的日子。但只要想到施绛年,所有的辛苦都变成了对明天的期待。

  平静的日子没有过去多久,戴望舒听到国内传来施绛年移情别恋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快要把戴望舒撕碎。他再也无心学习,一心只想回国一探究竟。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他的丁香姑娘竟成了别人的膝下玫瑰。

  fd97123a8808d793b50122316c1aef99.jpeg

  一厢情愿的爱意,捂不暖一颗冰冷的心;强迫的爱情,怎么可能完美收场。施绛年与他人交好既成事实,出轨对象竟是一个冰箱推销员。戴望舒猛遭一记响雷,命运的鞭凌迟着他,回忆往昔种种,愤怒、痛苦各种情绪交织着,戴望舒当众给了施绛年一巴掌,整整八年的苦恋由此告终。

  二、“我”以为爱情终于给了“我”希望,原来又是一巴掌

  情场失意的戴望舒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他落魄的返回法国,继续过着为钱忧愁的日子。为了治愈心伤,戴望舒一心扑到翻译工作上,翻译作品、诗歌喷井式爆发。

  e5c863e08d290bb9ae0c50c44f9e6824.jpeg

  1934年,法国反法西斯势力引起了社会的巨大反响,戴望舒因为参加了游行,被学校开除落魄回国。

  重回伤心地的戴望舒,眼前一幕幕熟悉的景象调动着他脑海里那段痛苦的回忆循环播放。他沉浸在悲伤里,压抑而又沉重的活着。就在这段失意的日子里,他遇上了他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穆丽娟。

  穆丽娟是戴望舒好友穆时英的妹妹,刚满十八岁,对爱情、婚姻、未来都充满着美好的幻想,她像是雨后彩虹,驱散了戴望舒的阴霾。

  3cbd185dfc318d34364f0dd9608eb5dd.jpeg

  穆丽娟崇拜戴望舒的才华,满心满眼的热情温暖了戴望舒,像是枯木逢春,戴望舒想紧紧抓住她。穆丽娟对他的执着,对爱情的狂热,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相识半年后,他们结婚了。戴望舒一心只有事业、只有翻译工作和诗歌,对她和女儿不闻不问。后来穆时英成了汉奸文人,二人绝交,戴望舒禁止穆丽娟与娘家人来往,甚至克留了穆丽娟母亲报丧的信。忍无可忍之下,穆丽娟提出了离婚。戴望舒追悔莫及,再次以死相逼。然而穆丽娟不是施绛年,她没有回头,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他。

  5368291bba3e5712dbdd084f366cf9ee.jpeg

  三、千疮百孔的心,离开才是解脱

  那个时代的男人,骨子里都刻着大男子主义。戴望舒两段感情的失败,还是教不会他如何去疼爱一个女人。

  情场失意的戴望舒,耕耘诗歌成了他发泄情绪的唯一方法,很多优秀的作品出于这段时期。在朋友的介绍下,戴望舒结识了比自己小21岁的杨静。

  3e35472e877eacd8c3e38d5ec438ab94.jpeg

  杨静冲动,果敢的个性有几分像当初施绛年的影子,戴望舒心动了。眼前执着嫁给自己的女孩。让他感动而又温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他们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并不像杨静所憧憬的那样美好,戴望舒并不像他写的诗那样温情万种,平淡无奇的生活宛如一淌死水。她还很年轻,而戴望舒经过两段感情的失败已经浪漫不动了,况且他根本不懂得如何讨好女人。

  cc7b90106033fd22481377daa0834b0b.jpeg

  ?

  戴望舒不满杨静总是出去跳舞,甚至去美国军营跳,家庭战争一触即发,彻底对这段婚姻失去激情的杨静提出了离婚。

  戴望舒心如死灰,面对三段感情的失意和背板,他曾歌颂爱情,而爱情何曾善待他。不懂爱,就要被抛弃和背叛吗?怪谁呢?许是命运弄人吧!

  1950年,戴望舒病死床前,潦草一生,情爱之事挫他千疮百孔,离开或许就是解脱吧!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