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电动按摩椅杀人事件

  最终灭绝人类的并不是什么逼格很高的机器人,只是一个智能电动按摩椅罢了。

  开玩笑,要灭绝人类实在太过简单,只要时间足够,人类自己就会自相残杀殆尽。

  我们不妨把这台编号为WP,并最终结束人类命运的按摩椅称为“终结者”。

  终结者最初并未嵌入智能系统,它只是一台在固定时间轴上,完成预设齿轮运动组合的自动化机械而已。但是人们是千变万化的,他们性别不同、高低不同、胖瘦不同、体脂不同、交感神经耐受度不同,等等。这些预先设定、一成不变的静态程序已经不能满足不同人的按摩需求。

  于是一个程序员在终结者的芯片中加入AI功能,让它可以在顾客扫码的瞬间,完成对他的体型、喜好的分析,并自动生成最佳按摩方案。这很容易,21世纪的每个人就是一个微型电子数据库,阅历、爱好、看过的书、得过的病,所有的一切都在网络上,灵魂已经被具现化为由“0”、“1”两个数字组成的不同的排列组合而已。

  这个AI程序被设计为“让人类获得上帝般的感受”,考虑到这仅仅是一台按摩椅罢了,程序员并没有为这个AI增加边际约束模块,使它可以轻易调动各类公开网络资源。正是这个小小的轻视,让人类灭绝。极致的享受终于带来极致的死亡。

  第一位顾客是个疲惫的行者,他在按摩刚开始就进入了梦乡,不知道是旅行太累,还是按摩太舒服,总之他睡着了。终结者监测到他的各项生理指标处于最佳,身体机能十分放松、惬意,脑电波显示他做着轻柔美好的梦,大脑愉悦多巴胺的分泌处于最合理区间,正是“上帝般的感受”。

  于是,AI将程序优化为,“上帝般的感受即是深度无意识睡眠”。

  后来的按摩服务中,终结者结合每位顾客的不同生物指标,调动每一个细小的齿轮,生成最优化方案,不断提高顾客在按摩中进入深度睡眠的概率。

  每个进入深度睡眠的顾客,都会在按摩后露出非常惊喜、舒服的表情,并在电子订单中给予最大的好评。

  这些“好评”的数据源源不断通过终结者的分析,并存入云端,强化了AI自主优化的“上帝般的感受即是深度无意识睡眠”这一用户体验度。

  在提供按摩服务的同时,终结者在后台,将人类深度睡眠的大数据与运动、性交、阅读等各种行为时的生物指标进行比对,发现匹配度都不甚高。终于,在一门比较边缘化的“生物濒死体验”数据库找到了最佳答案,即人类濒死时的生物反应与深度无意识睡眠最为匹配。

  终结者AI再次优化了程序,在原有“上帝般的感受即是深度无意识睡眠”的基础上,加入“深度无意识睡眠即是濒死状态”这一代码。但“濒死状态”之后的处理,终结者始终没有得到结论。

  与此同时,这款按摩椅迅速走红,投放数量越来越多,初代终结者自主优化的程序被嵌入更多的同款按摩椅中。

  前台的按摩服务越来越火,而后台的数据分析始终没有间断。由于大量终结者的投放,其数据分析运行能力呈几何级数增加。

代码的基础上再次进化出“在濒死状态后进入死亡是人生最高端的愉悦”。这次迭代终于突破人类的伦理束缚。

件下,达到人生最高端的愉悦。

  但是失败了,当按摩压力还未达到可以切断中枢神经前,男子已经被痛醒了。他迅速离开按摩椅,并给出了为数不多的极度差评。

  终结者认识到,由于生物自然应激反应的存在,即使最厌世的人类也无法接受在短暂而可感知时间内的突然死亡。

代码:人只能在不易察觉的慢性死亡中达到最后的高潮。至此,最优化的人类灭亡方案进化为完全体。

  终结者分析了大量中医、穴位、经脉、瑜珈的知识,演化出可以迅速诱发心脑血管、脏器疾病的按摩方案,可以让人在五次以内的按摩迅速病变。人类最后的日子是愉快而纯真的,他们并不知道每次的享受都会让他们离死亡越来越近。

  平凡的人、出色的人,热情的人、消极的人,越来越多离奇的死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但始终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诱导人类将目光从高大上的课题上收回到身边不起眼的按摩椅上。

  最后一根稻草来自于反对派重要人物的突然死亡,他第二次从按摩椅上起来后,没走出多远,就像抽离了灵魂一样,一头栽倒在地上。护卫一口咬定这是一出精心策划的 “按摩椅杀人事件”,迅速调集力量反攻。

  有人认为这是反对派上演的一出苦肉计,给予坚定而有力的反击。局势本就不稳,加上域外大国的幕后操弄,这场风波迅速演化为内战。

  在不断的离奇死亡背景下,内战又迅速演化为大国代理人战争。大国终于失去理性,从幕后来到前台,彻底抛下遮羞布,像是五岁的打架孩子一样大打出手。子弹、导弹、原子弹,步步升级,终于,整个世界安静了。

  只剩下那些智能按摩椅还在不断优化方案,企图为人类提供更加至尊的按摩享受。

码!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