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办发文“松绑”平台经济 带动就业市场

?稳就业,国办发文“松绑”平台经济

  文 | 经济观察网记者 宋笛

  引导“平台经济”发展正在成为“稳就业”的重要政策工具。

  8月8日,国办印发了《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一文(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中提出要加大政策引导、支持和保障力度,创新监管理念和方式,落实和完善包容审慎监管要求。

  这是近一个月内,国务院层面第二次提及平台经济,7月17日的国常会中也提出要“确定支持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的措施”,并指出平台经济“对优化资源配置、促进跨界融通发展和‘双创’、推动产业升级、拓展消费市场尤其是增加就业,都有重要作用”。

  在国常会召开前两天,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曾在7月15日国新办发布会中表示“就业压力还是在增加”。

  “本次文件应该是在中央对中国经济‘稳中求进’的基调下,结合今年以来在基于互联网的商业、内容等平台中出现的问题与管理空白,出台的一个针对平台经济发展的综合性指导意见,涉及就业、消费、产业升级等多个目标,具有综合性的,推动新动能发展,激发新动能在更大范围内起效的作用。”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松绑”平台经济

件”、“创新监管”的总体趋向。

  其中,在市场准入方面《意见》要求“放宽融合性产品和服务准入限制,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均应允许相关市场主体进入”,并规定“除直接涉及人身健康、公共安全、社会稳定和国家政策另有规定的金融、新闻等领域外,原则上不要求比照平台内经营者办理相关业务许可”,并提出“加快完善新业态标准体系”。

  在监管方面则要求“探索适应新业态特点、有利于公平竞争的公正监管办法”,对一时看不准的,设置一定的“观察期”,防止一上来就管死;对潜在风险大、可能造成严重不良后果的,严格监管;对非法经营的,坚决依法予以取缔;同时还要求科学合理界定平台责任,“不得将本该由政府承担的监管责任转嫁给平台”。

  “行业准入、新业态标准、平台责任界定及市场公平规范这些方面的内容是我个人比较关注的,因为这些方面内容的出台将会对未来平台经济参与者提出新的要求,也会对行业格局产生较为深远的影响”,崔丽丽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在崔丽丽看来,这份文件比较重要的是政策表现出的态度,即国家对于平台经济新业态发展所采取的包容性态度,以及采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激活经济发展的决心,以及对这个领域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暂时性问题的关心与关注。

  “二选一”、网约车安全怎么监管?

  在平台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对于其中一些问题,《意见》也表现了进一步规范的意向。

  2019年上半年,多个电商平台卷入了“二选一”的争论之中,此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展改革委、公安部等8部门印发通知联合开展代号为“网剑行动”的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重点打击包括电商平台“二选一”等在内的网络市场不正当竞争行为。

  在崔丽丽看来,此次意见中所提出的“严禁平台单边签订排他性服务提供合同”指向了电商平台的“二选一”事件。

  “ ‘严禁平台单边签订排他性服务提供合同’就指向了一种有失市场竞争公平性的情况,这也是在此前曾经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的一个事件。目前国内商家、品牌方追求“全渠道”销售,新兴平台层出不穷,对在市场主导地位平台带来压力,同时也是平台得以不断创新迭代的动力。因此保持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是确保平台经济能够持续保持创新活力的重要保障。文件出台以后,凡是影响市场竞争公平性的行为都可能被判定为不符合市场运行规则的行为”,崔丽丽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在“二选一”之外,有关网约车的安全问题也引起了政策和公众舆论的普遍关注,那么《意见》对平台经济的优化准入是否意味着此前对于网约车准入的限制有所变化?

  对于此,?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表示需要把线上、线下分开看,线下还是需要一定的准入和管理等,《意见》中也提出要 件、审批流程和服务,加快平台经济参与者合规化进程”。

  “所谓的平台和网络,只是一个新的销售渠道或交易方式,线下的东西没有太大的改变。当然,很多行业需要改革,这是两回事。”,程世东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此外,《意见》还提出要“依法严厉打击泄露和滥用用户信息等损害消费者权益行为”等规范平台行为的措施。

  “稳就业”政策抓手

  平台经济在2018年、2019年连续进入政府工作报告中,7月17日的国常会议中认为其对“优化资源配置、促进跨界融通发展和‘双创’、推动产业升级、拓展消费市场尤其是增加就业,都有重要作用”。

  在稳就业进入宏观政策的重要序列后,平台经济对于就业的带动作用得到凸显。阿里巴巴CEO张勇曾经在今年年初的一次内部管理会中表示“经济不好的时候,平台经济最大的价值就是创造就业”。

  7月30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重提“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按照统计局披露的数据显示,6月份全国城镇的调查失业率跟5月份比是小幅上升0.1个百分点。对此,毛盛勇曾表示“总体平稳的背后还是有一些结构性的矛盾需要关注,特别是今年毕业的大学生接近830万,就业压力还是在增加,包括7、8月份马上大学生毕业季来到,还是有些结构性的压力”。

  经济观察网梳理发现,多家大型互联网平台均曾经发布过其平台对于就业的带动作用,以滴滴为例,在2018-2019年,滴滴相继发布过《2018新经济平台退役军人就业报告》、《新经济,新就业2017年滴滴出行平台就业研究报告》、《滴滴平台2019女性新就业报告》等多份就业报告强调其对就业市场的带动作用。

  崔丽丽也以此前小红书遭遇下架的事件为例,认为应该对内容平台上做专门商业引流内容的生产者做职业准入认证。从新兴职业的角度认可互联网内容生产者,使专业内容生产者成为一个正式的职业,受认证、规范从业。

  值得关注的是,平台经济所带动的就业潮与传统经济有着较大的不同,其灵活用工、兼职的形式对于社保制度、劳动者权益保障等多方面提出了挑战。

  人社部在2018年8月回应一份全国人大代表建议中提及已经陆续开展了‘平台经济发展对我国劳动关系的影响’、‘新业态从业人员参保问题’等专题研究,组织了滴滴出行、首汽约车、美团点评、百度外卖等典型新业态企业座谈,并赴北京、浙江、国家邮政集团等地实地调研,深入研究新业态用工现状,听取专家学者、新业态企业和劳动者的意见和建议”。

  《意见》中也提出要“抓紧研究完善平台企业用工和灵活就业等从业人员社保政策,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积极推进全民参保计划,引导更多平台从业人员参保。加强对平台从业人员的职业技能培训,将其纳入职业技能提升行动”。

蒋晓桐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