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外资绝对控股公募诞生背后:跟进者如何应对挑战

?

第一次外资绝对控股公开募股的诞生背后:追随者如何应对挑战

随着中国资本市场进一步扩展到外部世界,外资正更加深入地参与中国公开发行市场。

近日,摩根大通摩根菲林明资产管理(英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根资产管理”)成功竞购摩根士丹利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头摩根”)2%股权。基金”)。虽然该交易仍需在证监会批准后最终确定,但该交易已经引起业界对外资控股绝对控股公募基金公司的关注。

外资机构对公募基金公司的兴趣不仅限于此。在外国投资者提前到2020年建立全资公款的背景下,富达国际,贝莱德,瑞银资产管理等众多外国投资巨头长期以来一直期待着大陆公共基金牌照。这家全球最大的公共基金公司的Pioneer Pilot直言不讳地表示,该公司没有提交私募文件,也没有寻求国内合作伙伴。原因是它正在等待全资公开发售许可证的到来。

然而,在兴奋和准备好的同时,外国机构有许多隐患,例如如何适应中国的监管环境和开拓当地市场。促使它们成为国际资本“掠夺者”的战略,经验和机制能否成为现实?适应中国市场?

交易等待监管部门批准

尽管该行业长期以来一直有传言称摩根大通将增加其在摩根的股份,但在不久的将来,这一事件已经更新,而且记者已收到摩根资产管理公司的积极回应。

根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布的产权转让信息,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拟转让上市摩根基金2%的股权,信息披露期为7月1日至7月26日。

它还公布了上述股权的评估价格和转让底价。根据资产评估,上海投资基金净资产账面价值为17.29亿元,上述转让目标的相应评估价值为1.8亿元,转让价格约为2.41亿元,溢价33.88%。 “这种股权转让溢价相对较高,但也是合理的。毕竟,这种“量身定做的”2%股权也意味着摩根士丹利基金的控制权转移了1000亿资产。“华南基金公司高管表示。

如果转让成功,上海信托的国投摩根基金的持股比例将从51%降至49%,摩根士丹利的国投摩根基金持股比例将上升至51%,而国投摩根基金将成为中国的公开发行股票。该基金公司是第一家拥有绝对外国投资的基金公司。但是,该交易仍需得到美国和中国相关法规的批准。 “监管层正在加快向外界开放基金业的步伐,相关程序的完成只是时间问题,”该高管表示。

事实上,摩根大通进入中国金融市场的雄心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该机构早在1987年就开始在中国大陆投资和开发投资银行业务。此后,该机构先后在中国设立了银行,经纪人,期货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和基金。公司,信托公司,担保公司等。

2003年,摩根大通基金公司摩根福林与上海信托签署协议,成立合资公司,成立摩根基金。第一任总经理王宏义带领摩根在三年内进入该行业的第一梯队。此后,继承人张硕林和王大志也一直是摩根大通。换句话说,如果股权转让成功,在短期到中期内,摩根士丹利的发展将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对市场的刺激程度非常有限。

更多的外国投资正在发挥作用

随着资产管理行业加快对外资开放的进程,可以预见越来越多的海外投资机构将加速中国公募行业的布局。

6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深圳兆荣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将其在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的股权转让给摩根士丹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并批准深圳市基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批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转让和认购完成后,股权结构变更为:摩根士丹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持股44%,华新证券有限公司持股36%,深圳角创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5%,深圳中基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这意味着摩根士丹利被提升为大莫华鑫的第一大股东,这是该行业第一家公共基金。

同时,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在143家公募基金公司中,有41家中外合资企业。其中,14家外商投资机构持有49%的股份,包括景顺长城,汇丰金鑫,鹏华基金等。这意味着,在政策的推动下,外资绝对持有公开发行或越来越多。

外资机构对公募基金公司的兴趣不仅限于此。在2020年之前外国投资者建立全资公款的背景下,富达国际,贝莱德,瑞银资产管理等众多外国投资巨头长期以来一直期待着大陆公共基金牌照。

瑞银亚太区负责人兼中国境内业务负责人尹磊表示,瑞银高度关注中国的监管政策,正在研究公开发行牌照,希望能够将其饮用;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也告诉记者,该公司已经在积极准备申请公开发行牌照,预计将在2020年或2021年获得公共基金牌照。“只要国内外资产管理机构可以让每个人都处于同一监督的起跑线上,不搞超国民待遇,能够严格遵守中国的地方法律法规,那么以更开放的方式推进改革是值得的。“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王灵熙说。

中国市场的挑战

事实上,经历了13年的金融业对外开放,逐渐认识到从监管到市场的基本情况。在微观层面,国内金融体系内的竞争相对激烈。无论是在银行业,证券业,基金业还是保险业,外国资本的竞争优势都可以说是绝对劣势。在过去十年中,外资的市场份额经历了重大挫折。

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业有足够的信心,不怕开放。但是,中国市场上的大多数合资金融机构都有很多命运,包括中外股东之间的分歧以及高级管理层的不断斗争。许多外资机构因其低调和无法寻求控股股东的地位而归咎于此。如今,外国股票将完全放开,发言权将得到改善。然而,这些并不是外国机构的灵丹妙药。

“首先,如果我们想要获得绝对控制权,如果没有特殊的利益安排,合资金融机构的中国股东就不会轻易放弃控制,而批准的速度也不会太快。另外,适应大陆的渗透监管,中国经营外资机构的策略也是一个问题,“华南公共基金高管表示。

其他积极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机构必须面临两难境地:驱使它们成为国际资本“掠夺者”的战略,经验和机制适合中国市场,如何适应中国的监管环境和打开当地市场。等待谜题得到解决。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碧生(上海)首席执行官谢胜告诉记者,许多外国机构在进入中国后已经提升了他们的资产管理经验和先进的投资策略,但许多组织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成长为资本的土壤。 “捕食者”与中国市场截然不同。如果您完全依赖这些经验和机制,就很难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

根据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报告,外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最重要压力之一是当地公司的竞争。作为中国市场的新参与者,外资机构如何发挥优势,避免弱点,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将是他们的首要问题。

件和合规风险控制要求之间存在明显差异。例如,在资产管理的新规定,合格投资者的标准化,资产管理产品的嵌套和外包。资产管理产品分类,净值管理和投资咨询服务的要求都涉及海外投资机构在中国开展的相关业务,这将使外国金融机构在国内过程中面临合规和风险控制的挑战。业务拓展。

同时,在目前的立体化开放下,监管体系是否健全,支持机制是否能够跟上,如何用国际规则促进中国市场的改善,以及如何防范金融后的可能风险开放,全部测试监管水平。智慧。安永期望监管部门今后继续完善相关监管体系,并在国内外投资一致的原则下实施严格监管。

人才储备不足是外资金融机构来中国的另一个主要问题。如何建立符合中国业务发展和公司自身文化发展的人才培养体系,不是一个小小的挑战。 “目前金融市场上最优秀的人才几乎已经被中资金融机构所累。外资金融机构的人才储备显然越来越弱。”王灵喜指出。

他认为,外资金融机构的第一批高级管理人员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但还不足以取得进展。许多骨干已经停业,或加入互联网金融或流向中资机构。与十年前不同,年轻一代现在非常出色。大学毕业生有足够的职业选择,外国金融机构的薪酬优势逐渐消失,不再具有吸引力。

道路,今天是和平的?

富达国际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自我培养的研究人员和基金经理。”我们在中国的研究人员和基金经理都是内部培养的。富达国际长期以来一直在培养北大清华大学的年轻毕业生。在富达国际,培训基金经理大约需要8年时间。同时,他们还需要进行三次轮换,对多个行业进行深入研究,”富达国际中国区总经理李少杰说。

在获得公开发行许可证后,富达国际也将有很高的概率根据该模式进行开发。”这种训练方法需要很长时间,但更安全。”李少杰说。

此外,目前,我国资产管理行业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完善的系统设施和对接,境外投资机构使用的系统设施基本无法与国内系统直接匹配。如何将海外系统设施转移到中国,适应国内业务在交易量和交易速度上的差异,以及海外业务,将是外国投资者面临的一大挑战。

主编:张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