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成常态不必过度解读



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波动,主要受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国经济低迷,美元走高等多种因素影响。未来,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因此无需在一定程度上过度解读人民币汇率。

从中长期来看,由于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发展和中国与外国之间的差距缩小等诸多因素,人民币没有单边大幅波动的基础。

最近,很多因素导致人民币汇率波动很大。

自年初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先涨后跌”的趋势,整体贬值约为2.46%。它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年初到4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从6.8482上升至6.7286,升值幅度约为1.78%。第二阶段,从2019年5月初到现在(截至8月12日)当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从6.7286下跌至7.0211,贬值4.17%。自8月5日以来,人民币的离岸和在岸汇率都已突破“7”,美国财政部已将中国视为“汇率操纵国”。这些事件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

事实上,近期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主要是由以下事件所驱动。

首先是中美贸易战。自5月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升级。 5月10日,美国将对中国出口2000亿美元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从6月底到7月,两国元首会晤,双方恢复了经贸磋商。但进入八月后,摩擦再次升级。 8月2日,美国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将对9月1日起中国出口到美国的3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关税。8月6日,中国商务部发布消息称中国公司已暂停购买新的美国农产品。中美贸易摩擦的曲折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的主要因素。

其次,中国经济下滑。上半年,中国GDP增长率为6.3%,其中第二季度GDP为6.2%,低于第一季度的6.4%。从需求方面来看,三大需求表现不佳。消费和投资增长均放缓。前七个月,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8.3%,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7%。增长率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2个百分点。受中美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放缓等多种因素影响,中国进出口总额在前七个月下降了1.8%,比去年增长10%左右大幅下降。未来的出口面临更大的不确从供给方面看,工业生产大幅波动,整体放缓表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工业增加值前7个月增长5.8%,7月工业增加值仅增长4.8%,创历史新高与去年同期相比较低。公司经营效率下降,公司上半年利润下降2.4%。

最近美元的高位也是影响因素之一。今年上半年,美国宏观经济表现相对强劲。在英镑和欧元等主要非美元货币表现疲弱的影响下,今年美元整体表现强劲,美元指数基本在96以上。八月,美联储宣布降息,但由于鲍威尔对鹰派发表讲话,称降息并不一定意味着宽松周期开始,美元指数再次上涨,曾一度触及98.6的高位。美元的强势给人民币带来了一定的贬值压力。

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和市场的推动,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将成为未来的常态,因此我们不必在某一时刻过度解释人民币汇率。一直以来,有一种说法是汇率保证“7”是底线。事实上,人民币汇率在某一点上并不重要。正如有关机构的负责人所说,“人民币汇率被打破7”,这个“7”不是年龄,过去不会再回来,也不是大坝。一旦它被打破,它将粉碎数千英里; '7'更像是一个水库。高水位期间水位较高,干燥时水位会下降,上升和下降时水位会正常。“人民币突破”7“之后,更重要的是关注中国的水资源。经济基本面,国际收支变化和跨境资本流动。

人民币没有单边持续变动的基础

进一步分析人民币汇率的未来趋势需要我们“打开云彩,看月亮”。归根结底,汇率反映了一个国家货币的外部价格,它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从中长期来看,经济基本面,国际收支和宏观经济政策等因素决定了汇率的基本趋势;从短期来看,资本流动和市场情绪等因素将对其产生影响(图1)。

5ad5-icmpfxc2391939.jpg

从短期来看,人民币将继续承压。这主要是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对市场情绪的影响以及近期资本流动的净流出。自2018年以来,中国和美国进行了12轮贸易谈判。中美贸易摩擦的未来走向将成为影响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的主要因素。

我们假设未来有三种可能的情况:情景1,摩擦趋于缓和,中国和美国在未来的谈判中达成新的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市场情绪将有助于升值人民币汇率升值。在第二种情况下,摩擦维持现状。双方将进一步讨论,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在“7”等新枢纽附近波动;在第三种情况下,摩擦将恶化并从贸易部门扩散到金融和科学领域。在这种情况下,市场有望继续保持悲观态势。它可能继续贬值。

当然,鉴于中美贸易摩擦的重复性和不确定性,双方很有可能继续保持“谈话和谈判”的局面,因此人民币汇率更有可能在“7”附近波动。不远的将来。此外,从短期资本流动变化的角度来看,第一季度的净流入在第二季度转为净流出。今年上半年银行结算和销售的差额为-332.18亿美元,但总体可控。

a804-icmpfxc2391996.jpg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人民币贬值没有根据。中国强大的经济弹性,稳定的国际收支平衡以及丰富的宏观政策工具都有利于确保人民币汇率在合理范围内运作。

件。

其次,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总体稳定。从经常账户的角度来看,尽管出口增长放缓,但进口量下降幅度更大,经常账户盈余实际上已经扩大。今年上半年,中国贸易顺差为181.16亿美元,同比增长33.9%。

第三,中国的宏观政策工具丰富,未来的宏观革命调整有望进一步加大。这也将有助于人民币汇率基本保持稳定。此外,从外部环境看,美国经济增长势头有所减弱,美联储已开始降息进程,中美之间的利差已经缩小,这也有助于人民币保持稳定。

合理引导市场预期,避免“群体效应”

针对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笔者提出了相关建议:

首先,合理引导市场预期,避免“羊群效应”造成的过度波动。加大对监管部门政策意图的宣传和解读,使企业和居民等市场主体能够认识到人民币贬值可控,并在国家政策目标调整范围内,避免客户购买国外交换。同时,应进行密切监测,加强沟通,必要时应进行适当的窗口指导,逐步引导市场贬值预期。加强对市场情绪的监控,及时回应社会问题,通过新闻回答,专家口译,高层次发言,媒体评论等方式进行预期管理,培养市场参与者理性认识和决策的能力。

二是进一步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管理,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加强金融监管机构与其他涉外经济管理部门之间的政策协调和信息共享,加强管理和控制的共同努力。制定有效措施,加强对跨市场,跨机构和跨产品资本流动的监管,将跨境资本流动和跨境交易融入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外汇市场和保险市场。统一的监管框架,强调职能监督和行为监督。采用市场化的资本控制工具,主要包括定量和基于价格的措施,并动态监控和调整相关的监管参数。严厉打击恶意卖空套利,加强贸易投资背景审查,限制市场波动时资金外流渠道,防范和控制短期跨境资金异常流动,保持底线避免系统性爆发金融危机。

三是加快实施“六稳”政策,保持中国经济的稳定运行和可持续发展。从长远来看,保持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的根本。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有必要进一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产能过剩,处置“僵尸企业”,弥补短期相关领域,重塑真实的竞争优势。经济。加快培育新的动能促进经济增长,实现新旧动能转化,坚持创新驱动发展。稳定就业,加强人民生活保障,深化推进精准扶贫,通过多元化,多渠道增加居民。积极参与国际分工,优化贸易结构,增强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

第四,银行等金融机构必须提高前瞻性和业务敏捷性。在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新形势下,商业银行应根据居民资产配置偏好的变化,在汇率波动过程中做相关的金融服务,增加外汇理财产品创新,满足客户外币资产配置需求。加强海外机构的业务能力,拓展外汇投资和资产管理等业务领域。注意相关的虚假交易,非法购买外汇等,增加合规性检查,降低违规风险。密切跟踪内部和外部情况的变化,应对流动性波动加剧的挑战,合理安排到期资金,防止流动性风险。

(作者周静怡,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经济师,范若曦研究员)

主编:包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