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军事法治的勃兴之路

2019-09-07 06: 22: 42

资料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新记者的名字}

主编:陈海峰

2019年9月7日06: 22来源:光明日报参与互动

中国特色军事统治繁荣之路

- 对新中国军事法治建设的回顾与思考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军事文章”系列2]

军队受法治管辖,军队统治以法律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在规划和推动人民军从革命的“游击队”转变为国家的“正规军”,高度重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作用。法制和积极运用革命法律制度促进军队正规化。改革开放以来,外部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军事需求的内部重组共同促进了军事法制的恢复和重建,确立了依法治军的原则,形成了军法。中国特色的制度。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依法治国,严格管理,纳入依法治国的综合性战略规划,把它提升到我们党建军队的基本战略,进一步推进法治路线图。显然,中国特色军事统治建设已进入从法制到全面发展法治体系的“快车道”。

严明君,沉军的军法,坚持法治,严格管理军队,是中外古代和现代军事管理的基本经验。人民军成立后,中国共产党依靠法律制度,成功地将“旅游团队”打造成一支强大而强大的武装力量。夺权后,成功地开辟了中国特色的军事法治,确保了人民军队的顺利发展。共和国的坚强支柱。回顾70年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辉煌历程,人民军的每一次改革和改造都背后都有一条法典,也反映了中国特色的法治之路。这条道路不仅是回顾过去总结经验成功的一种方式,也是启迪未来世界级军队建设的唯一途径。

1.新建中国军事法制新体系

法治是统治军队的第一部铁律。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在规划和推动革命“游击队”从革命的“游击队”转变为国家的“正规军”,高度重视法制的功能和积极运用革命法律制度促进军队正规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军成为国家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正确调整党,国家和军队的关系,明确军队的领导和指挥,已成为中国新军事法制建设的首要和根本问题。 1954年宪法规定,国家总统领导国家武装部队,担任国防委员会主席,随后恢复成立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同年《政治工作条例(草案)》确定了党的军队绝对领导原则,并在党的统一集体领导的领导下确定了分工。责任制是党对军的领导体制。在1958年7月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通过的《关于改变组织体制的决议(草案)》中,中央军委显然是全军的统一指挥权,中央军委主席是中央军委的指挥官。全军。 1977年《政治工作条例》明确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我们党逐步将党的军事绝对领导原则合法化,从而确保军事法制的正确政治方向,为未来中国特色的军事法治建立“灵魂”和“阶级”。

20世纪50年代初,为了满足军队正规化和现代化战争的需要,全军制定并发布了7000多篇文章,教程和教学,开始建立统一,规范,制度化的运作机制和管理制度。特别是从1958年到1966年,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我们必须拿出自己的战斗规则”,军事立法已经从研究苏联转向关注我,发布我军《合成军队战斗条令概则》《飞行教令》等。并修改了一些规则,如《政治工作条例》《内务条令》。

严格纪律是依法严格管理军队的核心要求。 1952年7月,毛泽东以军事学院为借口明确指出,要实行“统一指挥,统一制度,统一制定,统一纪律,统一培训”,加强“组织,规划,准确”。性和纪律。“在”五制四性“的要求下,全军运用了军队和军队的严格秩序,建立了良好的”共同秩序“内部关系,培养了一种禁止统一的秩序作风。简化,重组和统一系统。焕然一新。

在国家司法系统中重建军事司法制度是加强军事法制建设的重要举措。 1954年1月,中央军委批准设立军事法庭。同年11月,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庭,统一管理全军的审判工作。 1955年8月,根据《宪法》和《人民法院组织法》,国防部将军队各级军事和军事部门改名为军事法庭,形成了四级军事审判组织制度。军事安全部门,军事检察院和军事法院曾经共同驻扎,并经历了撤销变更。后来,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三级军事司法组织体系。这些军事司法机关依法严格管理军队,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2.改革开放军事法治的恢复

改革开放以来,外部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军事需求的内部整顿共同促进了军事法制的恢复。中国的军事法治建设进入了全面复苏和发展的新时期。在依法治国的过程中,要适应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需要,依法建立军队治理方针,建立有中国特色的军事法律法规体系。

1988年12月,中央军委在《关于1989年全军工作指示》开始提出“严格依法治军,依法治军”。 1990年6月,经修订的《内务条令》规定“法律得到严格执行,军队受法律制裁”。这是军事法规第一次明确规定军队应受法律管辖。 1991年,中央军委在“八五”期间制定的军队建设规划提出:“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依法治军“的原则。在我军历史上第一次,法治是军队建设的指导原则。确认。 1994年3月,我军举行了历史上第一次全军法制工作会议,提出了依法治军的任务,步骤和措施。 1997年3月,《国防法》第18条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部队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坚持法治。”因此,依法治军的原则是以“基本法”的形式确立的。依法治军原则的确立标志着我们党执政理念的深刻变革,推动了我军的法治历史进程。

加快军事立法,适应新军事变革的需要,是改革开放后的一条重要的军事法治路线。从1978年到1989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通过了9项军事法律和决定。同期,中央军委制定了200多项军事法规及其规范性文件。 1988年6月,中央军事委员会法律事务局成立,总部和军事部门配备了法律秘书,以确保军事立法。 “十五”期间,共制定和修订了99项军事法律法规和近900项军事法规。 2007年8月1日,我军正式宣布已形成反映现代军事发展规律的军事监管体系,体现了人民军队的本质和优良传统。

军事执法不断深化。一方面,依托各级领导机关和职能部门,建立军事执法组织体系,开展了一系列旨在强化正规秩序的执法活动。全军规划开展了对《兵役法》《军事设施保护法》《军事训练条例》《中央军委关于新形势下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决定》等20多部军事法规的执法监督检查,同时加强了对共同法规、基层建设规划等法规的贯彻落实。和总部条例。全面提高工程质量。另一方面,1978年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恢复工作后,组织体系和体制机制不断完善。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国家司法改革的步伐,军事司法体制得到了优化。从2001年开始,军事法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授权,审理军队民事案件。军事司法权的范围不断扩大,有效地保障了部队的安全、稳定和纯洁。

为提高官兵的法律素质,1986年,武警部队继续开展为期5年的法制教育活动。1992年,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司法行政工作组织,随后在各级设立法律顾问室和法律咨询站,为官兵提供法律咨询和服务。“四五”期间,全军共接受法律咨询服务120万人次,妥善解决法律问题和案件40多万件。与此同时,正规化的军事法学教育蓬勃发展。1992年,我军成立了培养军事法律人才史上第一所教育机构西安政治学院军事法系,开始培养军事法律专业人才。进入21世纪,许多军事院校都开设了军事法学专业。从军事法学博士、硕士、学士到职业培训,形成了健全的军事法律人才培养体系,为法治建设提供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人才支撑。

三。新时期军事法治建设进入“快车道”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依法治国、从严治军纳入依法治国的全面战略部署,把依法治国、从严治军作为治国方略,把依法治国作为治国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战略高度实现军事法治、军事法治和军事法治的强军目标。把依法治国和军队建设放在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大局中谋划和推进。中国特色军事法治建设已进入从法制向法治全面发展的“快车道”。

深入推进法治从严治军,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现强军目标的必然要求。2012年12月,席主席明确指出,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一支强大的军队的基础。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依法治国、从严治军纳入国家总体布局,上升到党和国家的意志上来,提出要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完善中国特色军事法治体系,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法治水平。这一目标的提出标志着法治从立法中心向善治的转变。2015年2月,《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加强军事法规制度建设的意见》发布,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个系统规范,也是全面部署法治建设的指导性文件。提出到2020年,初步构建包括军事法规体系、军事法治实施体系和军事法治在内的中国特色军事法治体系,包括监督体系和军事法治体系。阿兰特制度,全面确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法治“四梁八柱”。2017年8月1日,在庆祝建军第九十周年的庆典上,席主席强调“坚持军队政治建设、改革军队、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和战略阵地。军队在国防和军队依法建设中的作用。不断突出。

军事立法为了适应改革军事战略的需要,坚持改革,加强新时期军事制度和体制建设。 2016年5月,中央军委发布了《国防交通法》,已全面部署。 2018年11月,中央军委召开政策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从利用创新型军事力量应用政策体系,重塑军队建设政策体系,推进军事管理政策体制改革等方面提出具体任务。《英雄烈士保护法》《军事立法工作条例》和新修订的《军事训练条例(试行)》《文职人员条例》《法治军队建设实施纲要》和一些新的法律被引入,新的军事基层建设计划,新的军事训练计划和新一代的共同法规被发布一个接一个,释放军事活力,维护军人的权益。一些政策体系不断涌现,新时代的军事立法确保国防和军事改革稳定而深远。

全军加快领导方式和指导方式的转变,按照决策权,行政权,监督权相互控制协调的原则,推进军队领导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的合法化;推进依法治国,依法治国的工作,深入开展“实施新规,搞好军队”的活动,努力依法严格纪律;部队按照标准化,过程和细化的原则改进决策指导。处理权利使用权的程序规则,推进权力标准运作的“权力清单”,广泛开展法治军营建设活动,初步形成党委决策的良好局面。依法,依法给予机关,部队依法行事,并由官兵依法履行职责。

中央军委新近调整了军事委员会纪律委员会,军事委员会政治法律委员会和军事委员会审计委员会的设立。这就像经常动摇的三把监督剑一样,铁规则将会诞生,铁的规则将是有力的。全军掀起了从反“四风”到“五个多头”,再到“八个特别清理整顿”的强有力的整改和执法盘点活动,开辟了新的规则氛围。法律和严肃的军事纪律。军事法庭和军事检察院由军事委员会政治和法律委员会统一领导。根据区域设置,中国军事司法系统迎来了最重要的变化。

4.中国特色军事法治的创新发展

回顾70年来的军事法治之路,我们党成功地开辟了中国特色军事统治之路,不断推进法治建设,维护了军队的改革和改造,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加强军队意识,确认和维护党的军队。绝对领导是中国特色军事法治的基本特征;注重战斗力的形成,作为军事法治的基本出发点;保持协调发展,建立健全的军事监管体系作为源项目;适应时代要求,始终坚持解决重大实际问题,注重力量,等等。要推动中国特色军事法治的发展,必须坚持和发扬这些宝贵的经验和优良传统,针对短期的弱点,努力实现“管理型”,“打击式”,“封闭式”。键入“to”打开类型“和”碎片“。转变为“系统化”,充分释放激发国防和军队建设质量和效率的法治活力。

从基于和平建设的“管理型”军事法治到“战斗型”军事法治准备战争。近年来,我军开展了各种任务,大规模军事用途,调度频繁。亟需做好各种军事行动的法律服务保障工作。中国特色军事法治的发展必须准确反映战斗力形成的规律,紧跟军事行动的要求,促进军事法治资源充分融入主战链。在立法方面,我们应该以新的战争与建设分离制度为目标,重点建立以作战秩序为主体的作战行动法律制度。在信息网络时代,战争过程变得越来越科学。联合运营更加注重标准化,标准化和细化。应该采用立法来解除联合行动的系统经络,激活指挥和控制,并确保行动的协调。在执法方面,应该注意战时。指挥和作战行动,加强战时执法体制和机制建设,提前设计战时执法权力,标准,程序和责任办法,确保战时军事秩序顺利进行;在司法过程中,加快军事刑事诉讼立法,加强战时有罪立功制度,战时军事司法制度和战时军事审判制度,为保障战时指挥效率和行动秩序提供了强有力的军事司法保障。

从基于国内军事的“封闭”军事法治到面向世界的“开放”军事法治。要建立一支世界级的军队,就必须建立一个开放的军事法治。总的来说,我军的法治表现出“封闭”状态,不足以使我军出国的法治正常化。加快海外军事行动,国际军事合作和交流等领域的有关立法,推动建立军事法律咨询制度,为军事任务提供相应的法律保障。同时,要积极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带头探索地区国际军事规则,把人民军队的文明规则推向世界,积极建设新的国际军事秩序。

从“支离破碎”的军事法治基于各个领域的各种要素,追求综合“系统”的军事法治。鉴于军队法治建设分散,发展不平衡,问题不平衡和不足,我们需要制定新的战略设计,依法严格依法治军,协调各方资源。形成系统的效果。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目标,现代化的军队必须是法治军队,这也决定了基本建设军队的战略目标。到2035年依法治国。在此指导下,我们可以参照建立法治政府的路径起草[0x9A8B],并为目标,要求,阶段,任务,具体措施设计一套清晰的路线图。建立军队法治的保障机制。同时,要加强依法治军的组织领导,统筹各方力量和资源,确保军队法治建设有规划和起草的组织把握,决策人员进行协调和全面推广。明确各级主要军事政治领导人对推动第一责任人依法执政的责任和要求,支持相应的评估和监督方法,同步建立一套评估制度。依法治军指标,整合指导,评估和评估职能,实现军队规范化评估和监督,对试验进行检测,推广,监督和确认。中国特色军事法治的发展应该齐头并进,全面展开。

(作者:傅大林,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军事司法系教授)

[编辑:陈海峰]

更多亮点请进入军事频道

>军事新闻选择:

中巴空军“鹰八”联合训练首次实现全程系统对抗。雷海兵冯:中国的狩猎扫雷有一个强大的“学校军官团”。这也是退休季节,流血事件和眼泪的一年。他们哭了.魏!吴!斗争!加油站!最令人震惊的阅兵照片就在这里。 “国际军事竞赛 - 2019年”中国赛区4项赛事圆满结束。武装警察部队的第三支队:白雪皑皑地区的“天禄”护卫队:国防部:中国军队将参加俄罗斯“2019年中央”演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