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要1万多元工钱未果四川46岁农民工喝农药轻生

工人拜访卢胜海,一个因未能要求工资而喝农药的农民工

南国都市报,12月25日(记者聂袁剑文/照片)每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工都是家庭最期待的。 然而,就在他准备回家过年的时候,四川的一名农民工卢胜海在喝了农药后死亡,他的工资还不到10,000元。 他告诉记者:“我没有和妻子和三个孩子面对面,我希望他们在家,因为我没钱回家过春节。” 我想死!“

25日上午9点40分左右,海口琼山区新大洲大道华英小学对面的一个建筑工地,11名农民工被阻止向总承包方索要工资。四川攀枝花的农民工卢胜海拿出一小瓶农药,一口气喝完,摔倒在地,被总承包商和其他农民工紧急送往海口187医院。 经过几个小时的紧急救援,卢胜海脱离了生命危险,并于25日下午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普通病房。 记者随后赶到现场接受采访。

据陆圣海的同事称,2014年9月7日,承包商潘文石雇佣了80多名农民工,在琼山新大洲大道华英小学对面的一个建筑工地进行外墙装饰工程 外墙装饰工程占地20多万平方米。到今年11月,当工程即将竣工时,劳务承包商潘某欠这11名农民工11.8万元的工资。

春节就要到了,农民工们渴望结账回家度假。 他们一再向承包商潘某索要工资,但潘某以各种借口拖延,并于今年11月1日离开。 工人们找不到他,打不到他的电话号码,也找不到拖欠工资的他。

工人随后向海口琼山区劳动监察队报案。琼山区劳动监察队最终向今年12月21日因找不到承包人潘而索要工资的农民工发放了《劳动保障监察中止案件告知书》。

无奈之下,这些民工于25日上午9点钟去总承包处讨要未付工资。 由于承包商潘某将项目从腾某分包出去,潘某逃跑后仍有一些工资在腾某手中。 然而,这些工人和腾的谈判并不顺利,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这种感觉很迫切,民工卢胜海拿出杀虫剂喝了下去,希望结束自己的生命。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陆胜海对记者说:“承包商潘欠我一万多元,但没人能找到。” 25日早上,当我们去要钱的时候,我们被总承包商腾拒绝了。我想钱没有了。 我不能把钱还给我的孩子和妻子,我不想活了,就这样死去 46岁的陆胜海是三个孩子的父亲

记者对卢胜海说:“如果你真的死了,你的三个孩子怎么办?你的家人呢?”

卢胜海听后放声大哭。他哭着说,“我为孩子感到难过,我为我的家人感到难过……”

记者随后联系到了总承包商腾某。腾某说:承包商潘某在欠民工钱后逃走了。现在他只能给潘某垫点钱,和这些农民工算账。 他会和这些农民工好好谈判,付清潘欠他们的钱,这样他们就可以安全回家过年了。

编辑后:

因为工资没有超过1万元,农民工卢胜海选择喝农药自杀。痛苦和无助值得同情。 然而,这种极端的方法是不可取的 生命如此珍贵,你怎么能如此轻率地度过一生?采取极端措施只会伤害自己和家人。解决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只有通过适当的手段,它才是可行的。

经过一年的艰苦工作,把汗水挣来的工资装进口袋是合理合法的。然而,总有一些雇主忽视农民工的权益,使他们流着血和汗却得不到任何工资。

如何减少索要薪水的困难和悲伤?希望有关部门相互配合,加强执法,提高用人单位的违法成本,杜绝农民工“先流汗后流泪,甚至流血” 此外,我希望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加强政策宣传,广泛宣传政策,透过个案研究,让工人和雇主有直观的学习效果。 让农民工了解政策、了解法律、了解法律,当他们遇到“讨薪难”时,不要走进“死胡同”甚至绝望

分享给一键微信新浪腾讯QQ空我的帖子栏

编辑:甘陈晖